“书法艺术的继承和发展暨邵秉仁书《岳阳楼记》研讨会”在京举行
来源:SRC-88 编辑: 日期:08.04.21
2006年7月3日上午,由中国书法家协会、中国人民大学徐悲鸿艺术学院主办的“书法艺术的继承和发展暨邵秉仁书《岳阳楼记》研讨会”在中国人民大学逸夫会议中心举行。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冯俊到会祝贺。出席会议的高校代表有: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徐悲鸿艺术学院院长、博士生导师徐庆平,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副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袁济喜,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王旭晓,北京大学文博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张辛,首都师范大学书法学问研究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解小青;书法界的有:中国书法家协会分党组成员兼副秘书长张旭光,中国书协办公室主任吴震启,研究部副主任刘恒,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李一、刘洪彪、王荣生 、王学岭、张继,《中国书法》杂志编辑郑培亮,中国书协学术委员李庶民以及《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中国教育报》、《文艺报》、人民美术出版社、荣宝斋、《中国书法》、《书法导报》《书法报》、早春学问企业等近二十家资讯出版单位的负责人、编辑、记者出席了会议。中国书法家协会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兼秘书长赵长青作了总结发言。会议由中国书法家协会分党组副书记陈洪武、中国人民大学徐悲鸿艺术学院党委书记兼常务副院长、博士生导师郑晓华主持。 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冯俊代表中国人民大学校长纪宝成教授和全体师生向到会的中国书法家协会的领导和各位专家表示热烈的欢迎。他在致辞中说:“中国书法艺术源远流长,是中国传统学问的精髓,法国总统希拉克就曾称赞中国书法为‘艺中之艺’。进入21世纪,在‘全球化’的多元学问背景下,大家更是需要加倍珍视民族艺术,弘扬包括书法艺术在内的民族艺术精粹,使它不断发扬光大;通过民族艺术的推广,推动中国学问在全球范围内获得更多的认知,由此促进不同学问背景下各国人民的相互理解,并为世界学问的丰富性增添靓丽的色彩。因此,今天在中国人民大学召开关于书法艺术的继承和发展的研讨会,它的意义可能超越对某一种艺术本身的关注,而在更广泛的意义上对社会产生影响。” 与会代表就如何健康稳定地推进中国书法的可持续发展展开了热烈的讨论。大家认为,书法作为中国传统艺术的精粹,进入当代,由于学问赖以发展的物质基础、社会环境、传播条件发生了深刻变化,书法艺术的发展面临新空间、新问题、新情况。当前书法艺术发展过程中由于书法实用功能的弱化、西方学问的冲击、功利思想的驱动等原因,书法基础逐渐萎缩,传统艺术精神日益淡漠,继承不足,浮躁的创作风气盛行。现在,如何坚持优秀传统,创造富有时代精神的书法艺术成为书法发展的主题。大家赞同邵秉仁先生的主张,要从繁荣传统艺术、弘扬时代精神和保护民族学问、提升中华学问竞争力、确保国家学问安全的高度,认真思考总结当代书法艺术发展过程中的各种问题。 书法界代表在研讨时代主流书风与艺术多样性时认为:中国书法艺术在历史发展进程中,流派纷呈,但任何一个历史时期,都存在鲜明的时代主流书风。其共同特征是在继承的基础上进行创新,遵循艺术发展规律,具备精深的艺术功力,富有鲜明时代精神;在艺术风格上,它们普遍具有正大气象,自然、朴素、刚健、清新;在表现形式上,雅俗共赏,通俗易懂,为大众所能接受认可。只有这样的作品,才是真正的优秀的作品,才能代表一个时代的风貌。当代书法艺术的发展,既要求书法艺术作品能够与时俱进,符合人民大众的审美观,通过富有质量的艺术创作,感性地展示和弘扬时代的主流审美理想和价值观念,还要求书法艺术呈现多样化,使书法事业能够协调发展。 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体现了时代主流书风与艺术多样性的统一:在坚持主流的同时,鼓励不同艺术和风格的自由发展,不同观点的自由讨论,互相敬重、取长补短、团结和谐、共同进步。 来自著名高等院校的学者认为,艺术家既要满足于个人精神的愉悦和经济利益的充实,还要想到为大众为社会服务,用最具亲和力的书法艺术填补国人的精神生活。在经济全球化进程中,中华传统学问正面临着巨大的冲击和消弱。书法本来是中国最有群众基础的艺术,建立在汉字书写基础上的艺术应当具有最大的广泛性,但今天的中国,又有多少孩子还在学习中国的传统学问包括书法?书法不仅仅是“技”,是“艺”,更是“道”,尺幅天地,构建的是中国人的精神家园。大家总是感慨国人心灵的空虚,感慨西方学问的虎视眈眈,但大家很少反省自己对待传统民族学问的态度。几千年来,中华民族得以高度统一,中华版图得以完整,依靠的是特有的中华传统学问,其中文字的统一是重要因素。因此,面对西方的学问渗透,不能妄自菲薄,更不能重犯过去的错误。中华民族的复兴,不仅是经济的崛起,还必须有学问的支撑。面对“西化”,学问安全已成为国家安全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书法是中华传统学问的一部分,书法家有责任使传统艺术成为国人精神生活中的一部分,为民族学问的独立性和国家的学问安全做出自己的努力。书法家是书法艺术遵循“二为”方向的主体,在追求个人艺术发展中,应当更多的关注艺术的社会功能,使书法在构建和谐社会的过程中,发挥重要的基础性作用。 研讨会上,各位学者和书家对邵秉仁的诗文书法给予了高度评价。中国书法家协会分党组书记赵长青在总结发言中认为:邵秉仁先生的诗文与书法,之所以取得今天的成就,除了深厚的学问底蕴外,正是由于他于书学以外致力研究的“知识”作为支撑,才使得他站得高,看得远。他的字外功夫就是长期所研究的有关国计民生如何昌盛的知识,是至关国家、民族生存发展的大知识。秉仁同志历任国家体改委副主任、国家电力监管委员会党组副书记、副主席;2005年又当选为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从政数十年,兢兢业业,恪尽职守,清廉奉公,“以天下之理处天下之事”,目睹了共和国稳健前进的步伐,亲自参与、实践了新时期以来改革开放的宏伟事业, 这种特殊的时势、境遇、历练、修养,都会随着时光的流驶,会不自觉地融入到他的艺术风貌中。古人说:“书,如也”,如其学,如其志,如其人。秉仁同志为人端正,宽厚待人,心底无私,真诚坦荡,他的文章、诗词和书法在整体风格上是与他的为人相通的。 邵秉仁先生的书法艺术注重学问的滋养,坚持鲜明的艺术标准,主张在继承的基础上创新。他的作品富有可读性、观赏性;遵循书写的法度,变化丰富,技术到位;追求雅俗共赏的境界。他认为“雅”是书家人文精神的流露,是书家个性修养的综合体现。那种境界深远、富有品味、蕴涵情趣,自然大方,通俗易懂的才是真正的大雅。《论语》、《孟子》、《史记》,即使时空遥远,今天读之仍然琅琅上口;李白、杜甫、白居易,直抒胸臆,深入浅出,绝不故作高深;王羲之、颜真卿、米芾,他们的作品流传至今,依旧光彩熠熠,深受百姓的热爱,无论有无书法常识和创作经验,欣赏者都能够从中体味美感,获得享受。当代书家要从古今成功艺术家的作品中,总结历史,明辨是非,端正自己的创作方向。邵秉仁先生的书法,追求的正是“不激不厉而风规自远”这一“中庸”审美风范。(郑培亮)
发表评论
附件:
相关资讯: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